新闻频道首页 | 今日阳谷 | 花边杂烩 | 社会看点 | 生活服务 | 民俗名胜 | 房产家居 | 车行万里 | 招商加盟 | 娱乐频道 | 阳谷论坛
您所在的位置:阳谷网 > 新闻频道 > 社会看点

制贩毒大佬还原:利用监狱中结识关系涉毒

发布:2013-11-19 14:59:47  来源:阳谷信息港  浏览次  编辑:佚名  分享/转发»

  南都讯 近日,南都记者走访被官方冠以惠东制造K粉“开山鼻祖”的何景峰亲友,其家人和亲友认为,过早尝到生活艰辛而长大后喜欢出人头地的何景峰,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中总想一劳永逸地获取财富,才走上了制贩毒的道路。惠东何景峰等三大毒枭的落网,使官方和民间均认为惠东扫毒迎来了一个拐点,老百姓期待官方持续打击,彻底扭转惠东的制贩毒形势。

  小学四年级辍学干农活

  距离惠东县白花镇镇街16公里左右的叶布村,目前只剩下了3户人家在此居住,其他人家的祖屋要么年久失修,要么经不住风雨吹袭已经倒塌。现年37岁的毒枭何景峰,在此出生并度过了贫穷的童年。

  73岁的何来福老人,说起何景峰一家人的农村生活,感叹道:“十分可怜。”何来福称,何景峰之父何银仔(音)现年63岁,因家中大年三十晚上只能吃咸菜,于上世纪80年代前往深圳帮人卖建筑材料,留下老婆邓姓妇人在家独自拉扯5个小孩。

  在县城黄排一栋居民楼里,已经60岁的何景峰之母,说起往日的操劳不禁垂泪,她说家中只有老大读到了初中,由于没有钱,何景峰仅仅读到小学四年级便辍学。辍学后,因父亲何银仔不在家,年幼的何景峰便担起了犁田的重任,当时他扶着和自己身高相当的犁,跟在牛身后艰难前行,因营养不良何景峰长大后身材不高,就一米六左右的个子。目前在白花镇上继续做瓷砖生意的何景峰的大哥说,年幼的弟弟过早尝到了生活的艰辛,这可能是他对钱财产生强烈欲望的原因。

  成家后不务正业两次入狱

  何景峰十八九岁的时候,开始离开父母闯荡社会打工谋生。1999年,20多岁的何景峰结婚,并离开大家庭。何的大哥说,由于家中只在白花镇上盖了一栋三层小楼,分家时兄弟姐妹们每人都没有分到什么实质的东西,只是大家各自顾各自的家庭生活。分家后,何景峰和家人联系较少,天性顽皮的他也不怎么听从家人的劝告,后来还犯了事。2003年,他因为销售赃车被判刑,在佛山的监狱服刑3年,后于2006年释放。

  根据警方的通报,何景峰十多岁开始混社会,从偷自行车逐步发展到偷摩托车,再到盗窃汽车。曾因盗窃车辆两次入狱,2008年起何利用在狱中结识的关系,在惠东引进制贩毒的技术,开始制贩氯胺酮(俗称K粉),其手下有十个制毒技师,两个为“总工程师”,其制毒水平很高,基本可以做一次成型。何景峰的朋友称,何景峰误入歧途确实是因交友不慎,他的出山与其师傅有极大关系,不过后来他的师傅因吸毒搞坏了身体,已经退隐了江湖,从此不再涉足制毒。

  制毒并未聚敛巨额财富

  根据警方的通报,何景峰从2008年开始制贩毒。据此推算,何景峰制贩毒时间长达5年,按理说他应该聚集了巨额的财富。但与此形成反差的是,何家并未何景峰制毒而有太多的改变,目前何家在白花镇上有一栋建了近20年的三层小楼,何家四兄弟基本上人均一套住房,何景峰本人也仅在惠阳淡水有一套商品房,被抓时有一辆凌志车被缴。

  对于毒枭何景峰制贩毒多年却没有留下巨额财富,他的朋友们说这可能与他平日里开销巨大和“仗义疏财”有关。在白花镇,说起“前盆盖(何景峰绰号)”,大家普遍认为他对于家乡建设十分热心,镇上、村里如果修路修桥缺资金,何景峰都是大方地捐资,此外他还对各种庙宇的修建进行了大量捐资,人们猜测这或许是他天性喜好面子,或者寻求内心安宁的一种赎罪之举。

  何景峰的一名朋友称,自惠东雷霆扫毒以来,何景峰曾经到过河源紫金,找了一名当地颇为知名的神婆为其预测命运。当时神婆劝他向善并收手,但何景峰制贩毒都是事先将资金拿给手下让他们去制毒,苦于资金尚未回笼,导致其进而酿下了大错。

  虽然不知道弟弟吸毒和制贩毒,但何的大哥对弟弟平日行事高调颇有微词,认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能耐,却非要装出一副“大佬”的派头,导致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。他说,何景峰夫妇被抓后,留下两个小孩在惠阳无人照顾,现在亲属们除了忙于生计,周末还得跑去惠阳帮他照看小孩。

  [家人]

  不接受“开山鼻祖”称号

  在警方10月9日的行动中,何家有三人被警方带走,除了老二何景峰及其妻子在惠阳家中被警方带走,何家老四也在惠州落网。何景峰被抓后,官方基于他对于惠东制贩毒品的影响,给其冠上了惠东制k粉“开山鼻祖”的称号。

  官方表示,2008年起,何景峰开始利用在狱中结识的关系,在惠东引进了制贩毒的技术,他还凭借过去盗窃汽车的经历,与台湾、香港联系较多,销售通道便利,还有3个台湾籍同伙,形成制销一条龙。对于这个说法,白花镇居民和何家人,持有不同看法。

  白花群众称,白花K粉制贩曾一度达到很广的局面。一到入夜,便有刺鼻气味从偏僻山野传来,何景峰应该是众多团伙中的一伙,至于是不是“开山鼻祖”和做得最大的一伙,大家仍存有疑问。何景峰的家人表示,虽然大家知道何景峰不那么守规矩,但并不知道他吸毒和制贩K粉,如果说他是制作了5年K粉的“开山鼻祖”,理应拥有巨额财富,但家人这些年来并没有看到他是多么的有钱,而且他在明知政府雷霆扫毒的时候,还在继续制贩毒,说明他是最近“穷得急了”才走上了犯罪道路。

  何家人对于何景峰的落网,一方面赞成政府打击犯罪,但也期望何景峰能够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。何家老大说,警方扫查他们家老三开的养猪场时,并没有搜出制毒成品和工具,却说它是何景峰用来掩护制毒的,这让何家人有点难以接受。

  [影响]

  群众期待扫毒长期化

  在惠东过去一两年的飞车坠江、毒驾伤人、吸K跳河、雄风酒吧公开吸贩K粉等案件中,惠东群众普遍意识到了K粉对于惠东的严重危害,他们认为自己并不在乎何景峰是否真的是“开山鼻祖”,更在意的是惠东不要再出现更多的制K徒子徒孙。

  自雷霆扫毒以来,惠东三大制贩毒团伙相继覆灭,使得惠东官方和民间均认为惠东扫毒迎来了历史拐点。但是毒品就像幽灵一样,总是难以完全消失,最近有群众称,尚有一些贩毒人员伪装成摩的司机,只要你向他询问是否可以买到“香水(K粉别称)”,就能买到K粉。在何景峰故乡叶布村附近的莆田,有一名何姓中年男子说,他早年就现场看过别人制毒,还拿了一点来舔了一下,觉得味道特别恶心,由于担心自己的大儿子留在惠东学坏,儿子16岁时便将他打发到海南打工,至今还不敢叫他回来。

  老何对惠东制贩毒败坏世风的担忧不无道理。在叶布村附近的一所小学,年仅13岁的少年小何说,他和同伴们都十分崇拜“前盆盖”何景峰,因为他代表了无所不能。因叶布村长期以来并没有发生盗窃和偷狗事件,他认为这都是拜“前盆盖”所赐,因为要是谁敢进村偷鸡摸狗,就是“对‘前盆盖'”不敬,他称自己长大后,也希望和“前盆盖”一样做个“有面子”的人。

  采写:南都记者 罗煜明    南都制图:张许君

 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评论加载中...
推广链接
推广链接

网站首页 | 分类信息 | 企业商圈 | 网上商城 | 你问我答 | Blog | 阳谷论坛

免责声明: 本站所有新闻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阳谷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新闻文章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最终解释权归本站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在线客服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及时修正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09 www.yanggu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